黑猫先森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补昨天的短更


========

想到这里,卫庄极力抿住薄唇,以防自己笑出声来。真没想到,流沙主人心里的老实师哥竟然喜欢妖娆美艳的女子。不过以赤练姑娘的自身条件,确实值得让各方面都如此出挑的男子恋慕。卫庄心里半是好笑,半是惆怅。不想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的师哥还是会喜欢上他身边的女子,真是造化弄人。想到这里,卫庄有些疲倦地合上眼睛。

盖聂看卫庄一副不想再与他多说一句的样子,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而后领着还在状况外的天明出去了。

后来几日,赤练经常光顾小屋。

因为卫庄长时间躺在竹床上,四肢力量恢复极慢。为了帮助卫庄尽快康复,赤练丝毫不避男女之嫌,每日给卫庄按摩双臂双腿。不仅如此,还一并将喂药喂饭的任务揽了过来。因此在小屋一待就是大半日。

看见盖聂黑着脸,赤练若无其事地将布巾浸透,给卫庄擦脸。

“我自己可以。”卫庄想要从赤练手里拿过手巾自己来。虽然赤练姑娘身为女性,对他的照料很是贴心细致,但这美人之恩实在难以消受,就这片刻功夫,盖聂犀利的眼神几乎要把他的身体盯出一个窟窿来了。

“大人,你现在应以养好身体为主。”赤练躲开卫庄伸过来的手,装作无意地瞥了盖聂一眼,“身体好了,我们便能早日离开这里。”虽然很想带着卫庄大人即刻离开,但是大人现在身子虚弱,贸然离开怕是有仇家会来趁机寻仇。虽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她和白凤确实无法像盖聂一样给卫庄大人强大的庇护。赤练小声叹了口气。其实她不想让大人和盖聂独处。只要大人待在盖聂的身边,大人就会变得很奇怪。大人向来冷静自持,情绪内敛,看不透他的想法。不过与这盖聂相处了一段时间,竟变得温和谦逊起来。她与卫庄相识这么久,从未见过他哭。前些日子却与她相对落泪,让她心疼不已。大人只要碰到盖聂,就会变得不像他自己!

两个人在塌上拉拉扯扯,不成样子。盖聂的脸色愈发地难看。他抿唇走出房内,坐在廊上削起了木剑,只是削木头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急躁之意。

“赤练,你对他...有何看法?”卫庄看着盖聂略显落寞的背影,犹豫了一阵,压低声音问道。

“大约是讨厌吧。”赤练丝毫不经考虑地脱口而出,脸上扬起明媚的笑意,“大人今日想吃些什么。我去做与你吃。”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尊处优的韩国公主,为了卫庄改变了许多。

“我...”听到这个回答,卫庄心里泛起一阵苦涩。他理解这种求而不得的心情。这种感觉酸胀而沉重,心口像是被一把钝刀缓慢地一刀一刀地砍成碎片。他与盖聂不过都是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卫庄莫名其妙的消沉让赤练很是疑惑。

“大人,我是哪句话说错了惹你不高兴?”

“没有。”眼看着赤练的脸上写满了委屈与不解,卫庄赶忙打起精神来,“做什么都好。”赤练的饭菜确实可口。盖聂做的饭菜不是加多了盐咸得发苦,就是加少了盐淡得没味。每次盖聂喂他,他都得面上不露痕迹地强行吞下。

“好!”赤练站起身,扭着腰肢袅袅婷婷地走到盖聂身边。盖聂停下削木剑的动作,低头不语。

赤练何等聪慧通透,自然知道盖聂种种反应都是冲她而来,哼了一声。盖聂的表现,让她心中升起一个有些荒诞的猜测。

 

 

 @风扶荷 补上了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动漫庄持续掉线中....依旧短小,明天补上~

==================

“盖聂!”盖聂的威压强大到赤练终于意识到身边还有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男人。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换成一副凶狠的样子,她一把扯住盖聂的衣领,把盖聂从塌上拽了起来,质问道,“你把大人怎么样了!”

盖聂身形高大,即使被人拽着领口也不显狼狈,在娇小玲珑的赤练面前依然气势十足。他居高临下地俯视赤练,神情冷漠。

“这是我与师弟之间的事。”盖聂盯着赤练几乎要喷火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沉沉说道,“与诸位无关。”

“你!”赤练怒火攻心,恨不能将眼前之人片成碎块,拔出软剑就要刺向盖聂。

“赤练不可!”眼看着赤练就要攻击盖聂,千钧一发之际,卫庄连忙出声制止。虽然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了解到,盖聂虽为纵横高徒,身上却有一种儒家弟子的气质,颇具受仁义约束的君子风范。按说盖聂即使受到赤练的攻击,也绝对不会向一个女子动手。然而此时的盖聂就像出林猛虎,身上气势骇人,周身的强大气场不由得让卫庄也呼吸一滞。他害怕此时的盖聂会对赤练出手。

被点名的赤练和盖聂听到声音均扭头看向卫庄。见卫庄的脸上满是焦急,赤练哼了一声,放下即将攻向盖聂的软剑,狠狠地瞪了盖聂几眼后又扑到卫庄身边。盖聂仍站在原地,额边的碎发遮住眼睛,看不清在想些什么。

短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让天明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不知道这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大叔似乎非常生气。而站在一旁的白凤从头到尾都不曾说一句话,一直保持着优美的站姿,带着让人难解的笑容,也不知这人来是做什么的。

此时屋内气氛十分诡异,天明不敢开口说话。

站在旁边的白凤开口让赤练先行离开,让卫庄好好休息。赤练虽然不舍,但还是听从了白凤的建议,跟在白凤身后三步两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小屋。

送走这两尊大神,天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刚想跟盖聂说些什么,却听他问道,“小庄对赤练姑娘,很在意么。”

“这与你无关。”卫庄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有些惊讶。他不知道盖聂为什么会问他这样的问题。刚刚赤练不过拉了下他的手,盖聂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莫非盖聂心悦于赤练?莫非盖聂刚刚的表现是他在吃醋?

想到这里,卫庄极力抿住薄唇,以防自己笑出声来。真没想到,流沙主人心里的老实师哥竟然喜欢妖娆美艳的女子。

 

 

 

 @风扶荷 

不知道能不能在元旦前完结了那篇聂卫文惹。。真不想拖到明年啊。。前两天突然莫名其妙地梦见了韩非,估计是写了几篇他的西皮文都坑了导致他对我怨念很深吧。聂叔武力值那么高,我正面刚不过,要是坑了会不会给我来招百步飞剑。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快2w字了写不到感情戏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补昨天的短更

======

天明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盖聂用来让师弟听话的杀手锏,只是发现自己的二叔最近对大叔的态度是愈发地乖顺,不再像之前一样动不动就大发脾气。而且每次自己主动请缨要给二叔喂药喂饭时,大叔总是和蔼地摸摸自己的头,说他自己来便好。

天明撅着嘴,手托着腮看着卫庄一口一口吃下送到嘴边的食物。这个时候的大叔的表情也要比平日里生动许多。就在天明无聊到有些昏昏欲睡时,向来无人问津的木屋里突然闯进一个红衣似火的女子,她的身后还跟着一身白衣的俊俏男子。天明一惊,认出这是卫庄的手下赤练和白凤。

赤练看都不看天明一眼,径直奔向躺在床上的卫庄。

“大人!”赤练看着卫庄,一双美目里早已盈满泪水,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却强忍着不哭出声来。

“你...”卫庄认得这是赤练。他平生最怕女子落泪,顷刻间有些手足无措,只好笨手笨脚地用袖子擦去赤练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你别哭,别哭...”赤练听了,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一向妖娆的女子哭得如同泪人一般,卫庄看了很是动容。这个世界里还有人为“卫庄”如此牵肠挂肚。若有人也这般挂念着他,时时刻刻担心他的安危,便是为这人死了也毫无遗憾。卫庄想到自己的凄苦处境,眼眶一酸,忍不住也要落下泪来。

“大人...大人..”赤练泣不成声,抓着卫庄的手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大人一月前要与盖聂见面,命令他们不许跟来。没想这一去便再没归来。她和白凤几经寻找,这才找到大人,却不曾想再见时是他躺在床上这副虚弱的样子。

两人拉着手哭泣的场面让天明十分感动,因此心里对卫庄好感更甚。想必二叔平日对手下极好,赤练才如此记挂他。卫庄果然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样冷。正感动着,天明突然感到坐在卫庄旁边的大叔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冽的寒意,压得天明几乎喘不过气来。

“盖聂!”盖聂的威压强大到赤练终于意识到身边还有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男人。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换成一副凶狠的样子,她一把扯住盖聂的衣领,把盖聂从塌上拽了起来,质问道,“你把大人怎么样了!”

 

 

 

 

 

 @风扶荷 这算是昨天的份儿~快夸我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依旧短小,补周五那一更

======

一阵闹腾后,卫庄突然想起了师哥盖聂。

也不知道师哥现在在做什么...

虽然一直都恨着他,但来了这异世界后想的最多的人还是盖聂。自师妹嫁人以后,他一直都漫无目的地活着,不知人生的意义在于何处。每次保护秦王嬴政时,他总是不惜命地为他出生入死。他早已无归宿,不贵己身,又有何惧?

他恨师哥,恨他抢走了师妹,也恨他一直待他不薄!他无法做到完全地恨他,又不能与他交好。他不断地在这种复杂的情绪里挣扎,几乎要溺死。

“小庄。”

逆光进来的身影与卫庄心中的形象相重合,卫庄沉浸在回忆中一时不察,失神喃喃道,“师哥...”

待那个身影走近时,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看到这张脸,卫庄突然清醒过来,“是你?哼。”

“小庄,吃饭了。”盖聂把饭菜放到塌边。脸上一阵犹豫后,开口道,“我把天明叫来。”说罢,就要出门去找天明。

卫庄听后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盖聂一步一步走出去。想到那个太过于热情的男孩,卫庄满是纠结。

“盖....盖聂!”卫庄眼睛一闭,大有破罐子破摔的阵势。

盖聂回头后,他又摆出一张冷脸来,故作自然地指着饭菜,“你来!喂我...”然而飘忽的尾音暴露了他的底气不足。

“好。”不苟言笑的剑圣大人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脸上出现两个浅浅的梨涡。师弟突然改变主意的理由,他大致可以猜到。

看着盖聂可恶的笑容,卫庄心里很是不爽。盖聂喂他粥时,报复似的咬住汤匙不松口。盖聂又不敢太过用力,几经尝试后便轻描淡写地说,“我叫天明来...”天明二字话音刚落,卫庄那边就卸了力。看着师弟一副吃瘪了还不能怎么样的样子,盖聂脸上笑容更盛。喂了卫庄一勺粥后,又夹了一筷子青菜。

这个盖聂着实可恶,连饭菜都没自己师哥做的好吃,难怪到现在还不曾婚娶。活该!

 @风扶荷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暖男天明XD

更新有些短小,双休日会补上的。

-================

门外站着的盖聂紧绷的神经在天明搁下碗的那一刻才彻底放松下来,他生怕中途出什么差错。不过师弟对孩子的包容程度让他十分惊奇,同时也十分欣慰。看了看再没什么状况,便悄悄离开门外去做饭。闹腾了这么久,他和卫庄还没吃早饭。

天明拍了拍胸脯,表示这都是小事。然后絮絮叨叨地跟卫庄夸耀自己跟少羽、月儿在一起时是如何照顾他们两个的,说到兴起更是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卫庄在一旁微笑地听着,偶尔询问一句,以示自己正在参与这场对话。

“那你真是了不起的男子汉。”卫庄听了天明描述自己如何在险境下机智地化险为夷,保护了月儿后点头赞叹道。

“那是自然!”天明听了这话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骄傲地扬起脑袋,心里想真应该让少羽那家伙过来听听二叔怎么评级他。二叔可是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大人物,他说的话还会是假话吗?因此心里对卫庄更是好感满满,把卫庄划成了自己人。于是大胆地扯着卫庄的袖子,恳求道,“二叔,以后我还喂你喝药好吗?”

卫庄心里无奈,心想这孩子怎么好像喂人喝药喂上瘾了似的,又不好打击他的一片好心,只好点头同意,“有劳了。”

天明之前一直认为卫庄冷酷无情,是个大坏蛋,接触一番后才发现是个平易近人的好人,因此行为越发放肆起来。他看到卫庄长发凌乱,便探过身去以指代梳,替卫庄把一头雪发拢在脑后。卫庄不太适应与人亲近,整个身体绷紧起来,但没有躲开天明的手。这时候他突然怀念起沉默寡言的盖聂来,这孩子的热情简直让人招架不住。

“二叔。”天明细心地将被角拉高,“吃过药了就再躺下休息一下吧。”他虽然很想和卫庄再待一会,和他学习如何用叶子吹出乐曲,但是他更希望卫庄能尽快好起来。这不,二叔才刚刚吃过药,脸色就又难看起来了,一定是因为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快闭眼,我看着你睡。”

待卫庄躺下、闭眼以后,天明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卫庄睁开眼睛,无奈地直捂脸。以前这孩子还不常到他身边来,这下可好,以后耳根子怕是清净不得了。想起天明手舞足蹈的絮叨,卫庄又是一阵头疼。

 

 

 

 

 

@风扶荷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你....”卫庄见盖聂的情绪丝毫没有波动,脸上无喜无悲,淡漠地几乎像一根没有知觉的木头,不由十分生气,“哼!”

“我去给你煎药。”

卫庄见盖聂衣服都没有换一件就闪出门去,不由觉得刚才失态的自己在盖聂面前无异于上窜下跳的跳梁小丑,惊不起他情绪一丝的波澜。盖聂这种无限度的包容就像是他淡漠地看着一个三岁稚儿朝他身上扔石子,吐口水,他完全有能力制止却不会也不想花费气力去责备一个他从来不曾放在眼里的小人儿。自己每次怒气的发作就像是一拳锤在棉花上力道均被对方悉数吸收,盖聂气定神闲地任由自己在一边气得跳脚。想到这里,卫庄狠狠地一拳捶在旁边的墙壁上。所幸内力尚未恢复,墙体只是颤了几颤,并没有裂开,不然要给墙壁开个大洞。窗外的树似乎受到震动,几片翠绿的树叶飘进窗内。卫庄随手抓住一片,放在口边吹气,流曳出一阵婉转的乐声。草笛声如怨如诉,如泣如慕,仿佛一个妙龄少女在月色下的河水边独自垂泪,叫人听了心生悲凉。

房外的天明听见乐声,不由好奇地凑到房门口。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叔会救这样一个大坏蛋回来。而且这个大坏蛋对大叔的救命之恩毫不领情,经常大发脾气,他很想替大叔教训这个大坏蛋一顿。大叔却总是制止他,说这是大叔他的师弟,自己应该对卫庄恭敬才是。天明听了只好作罢,但并不经常到卫庄的跟前来。刚才他在外面时看到大叔端着空药碗从房内出来,鬓角的头发湿淋淋的,白色的衣物上沾着黑乎乎的污渍。天明对卫庄的印象更是不好。这会儿他却看到与往日全然不同的卫庄。他低垂着眼睛,睫羽长长地垂下,正在全神贯注地吹奏手里的一片叶子,神色清和。清晨的阳光笼罩在他的周身,形成一片柔和的光晕。天明很难将眼前这个卫庄与之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卫庄联系在一起。

大坏蛋真是厉害,还能把树叶子吹出声音来。天明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地凑到卫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吹奏乐曲。他还年少,不懂其中的忧愁滋味,只觉得这声音轻灵悠扬,清婉流畅。

一曲罢了,天明闪着星星眼看着卫庄,身后仿佛有条尾巴在摇,“大坏...二叔,可以教教我这个吗?”他指了指卫庄手里的树叶,满脸的期待。

“好。”卫庄看着眼前的男孩,他的形象与皇宫内皇子天明的形象相重合。不觉有些好笑,自己之前还奉命追捕天明,现如今两人竟和平地共处一室了。他本心也不想伤这孩子,他本就是朝着师哥报仇去的。

天明的请求算是不经思考的脱口而出,没想到卫庄会答应。当下兴冲冲地跑出去找了一片最大的树叶,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叶子擦干净,献宝似的呈在卫庄的眼前。

“二叔,你看这个叶子可以吗?”天明这孩子与他爹荆轲一样,都有心胸开阔的优点。刚才还讨厌卫庄讨厌到不行,现在倒是和他熟络起来了。

“很好。”

得到卫庄的肯定,天明迫不及待地放在嘴边,用力吹它。却没有像想象中一样发出优美的乐声,只能听到呜呜的声音。天明吹得腮帮和嘴唇都酸麻了,还是没能成功,甚至喷出了几丝口水。

天明这副样子倒是把卫庄逗笑了,他示意天明看他示范。卫庄将叶片正面横贴于嘴唇,用食指、中指贴住叶片,拇指反向托住,然后吹出一段乐声。

这时卫庄的药也煎好了,盖聂一进门口就看到这副其乐融融的画面。天明站在卫庄身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卫庄用叶子吹奏乐曲。

“天明。”盖聂低低唤了一声。天明沉浸在其中没有听到,倒是卫庄听见了盖聂的声音原本柔和的表情又变得冷硬。

“天明。”盖聂又唤了一声。天明这才听到,忙不迭地跑到盖聂身边。

“大叔,刚才二叔教我怎么用叶子吹曲子呢。”

“嗯。”盖聂把药碗往天明手里一塞,“你去喂二叔喝药。”他见卫庄对天明的态度温和,想着让天明喂他服药他也许不会为难一个孩子,然后便退出门外,观察屋内的情况

天明端着药碗就坐在卫庄身边,“二叔,喝药了。”

卫庄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无奈,想着这个盖聂还真是算准了他不会刁难天明。只好微微一欠身,道,“那就有劳了。”

天明见卫庄把他当作大人一般看待,更是志得意满,也有样学样地把汤匙内的药汁吹凉,然后送至卫庄的嘴边,卫庄亦配合地乖乖地喝下。不一会,这药碗就见了底。天明见卫庄的态度如此和顺,心内更是成就感十足。仿佛看到自己饲养了许久的小动物终于开口吃东西了一般让人激动。(天明你这种想法会被打的)

完事后,天明还相当体贴地抓起卫庄身边的布巾给他擦了擦唇边的药渍。卫庄简直哭笑不得,敢情这小子把他当作小孩子一样照顾了,但还是和天明道了谢。

----------

 @风扶荷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其实这章该叫当原著卫庄穿越到动画(捂脸


========

卫庄睡不着,他平躺在榻上,偏头看了看盖聂。盖聂正趴在榻边,即使在睡梦中也很小心地没有压到一点被角,眼睑下一片浓重的乌黑。这一个月里,盖聂对他寸步不离,晚上守在他身边打坐养神,几乎很久没有好好地睡上一觉。今日似乎是累极了,才趴到塌边来。看着盖聂的倦容,卫庄突然想叫醒他,让他上来好好休息一晚,话到嘴边时又硬生生地打断自己。

卫庄自醒来以后花了几日的时间才慢慢地接受了一个现实。他已不在原来的世界了。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师妹。师哥也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盖聂。而他亦不是秦王的首席侍卫卫庄,而是流沙主人卫庄。流沙主人在和这个世界的盖聂打斗时掉下悬崖,被盖聂救了回来。这具身体再睁眼时,意识就已是他的意识,流沙主人的意识不知所踪。卫庄之前一直认为一个人与天下苍生万物相比太过渺小,渺小地如同一只蝼蚁,可以被天下轻松地碾死,永远无法掌控自己下一刻的命运。因此他和师哥从来都不曾有改变天下的想法,他所见之人中也只有秦王嬴政有此雄才大略。卫庄不由心生感慨:流沙主人竟敢将天下为局,众生为棋,他为执棋者,拥有睥睨一切,万物皆应匍匐于脚下的气概。这样的人不是英雄,就是疯子,但他却相信流沙主人有改变天下的能力。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流沙主人和盖聂依然选择了背道而驰。就像是被命运追弄一般。盖聂背弃了两人的约定,去追寻自己的大义,去了秦国。流沙主人则站在了秦国的对立面。即使没有师妹,他和盖聂依然无法站在一起。

现在睡在他身边的盖聂虽不是他认识的盖聂,但是意识进入这具与他同名同姓的身体后,原主人所有对盖聂的情感都通通涌入他的意识中来。有不甘,有愤怒,有欣赏,复杂得让人读不懂流沙主人是恨着盖聂的还是念着盖聂的。

然而两个盖聂外形实在是毫无差别。卫庄总是忍不住将自己对师哥的恨意投到这位无辜的盖聂身上来。虽说这位盖聂与他并无夺爱之恨,且这一个月以来,盖聂无视他的冷脸仍然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但在卫庄看来他也算是个失约的背叛者,对师弟体贴不过是弥补自己过去所犯之错,实在无法对这位师哥抱有好感。

前前后后思索了许久,卫庄这才感到疲乏。眼睛一合,任自己沉入黑甜乡内。

 

习武之人作息极有规律。次日清晨,天刚亮时,盖聂就醒了。他活动了活动酸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手臂。而卫庄还在睡觉,眉目间有几抹忧郁的神色,不知在梦中也在忧愁些什么。自打一个月前师弟醒来以后,盖聂总感觉他的神情很是郁郁寡欢,与之前冷傲孤高的形象大相径庭。不仅如此,盖聂还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对自己浓浓的敌意,很少与他说话,即使说话时语气亦夹枪带棒,十分不善。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想必师弟还是很恨自己。

盖聂轻叹一声,便去为卫庄煎药。卫庄从悬崖上摔下去所受的内外伤极重,还是依凭他强悍的体质才活了过来。经过一个月来的精心调理,皮肉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依然无法长时间下床走动。约摸半个时辰后,盖聂捧着黑乎乎的药汤走进房内。这时卫庄也醒了,见他进门来只是瞥了一眼,便偏过头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小庄,喝药。”盖聂把木碗端到卫庄面前,“我喂你。”

“不用你管!”卫庄冷声道。

“小庄...”盖聂很是无奈。卫庄实在过于固执,四肢力量还未恢复完全,自己喝药时汤药总是泼泼洒洒地流在衣服上、身上,又不肯让别人喂他服药。每次喝药时总要磨上半日。
 “少在这里假惺惺。”卫庄丝毫不感激,只是冷笑道,“想必有我这样的师弟让盖大侠很是困扰,何不借此机会一举除掉,免得日后再要杀我时脏了盖大侠的手。”

卫庄说话阴阳怪气,盖聂也不恼,依然坚定地把汤勺往卫庄的唇边凑去。倒是卫庄先恼了,一把扇翻盖聂端着的药碗。盖聂没有防备,被里面的汤药结结实实地泼了一脸。脸上,粗布衣上均淌下冒着热气的汁液。木碗咕噜噜地在地上滚了半圈,然后晃了几下躺在不远处的角落里。

卫庄看着盖聂被烫红的脸颊愣了片刻,又露出一抹冷笑。他就不信就算盖聂再好脾气能受得这样的折辱。

盖聂却只是用袖子擦了擦面上的汁水,一声不吭地拾起地上的木碗。

“你....”卫庄见盖聂的情绪丝毫没有波动,脸上无喜无悲,淡漠地几乎像一根没有知觉的木头,不由十分生气,“哼!”

“我去给你煎药。”

 @风扶荷 抱歉最近好多事情,我来交粮顺便催更


【聂卫】当动画卫庄穿越到原著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各种bug

==================

赵政正在凉亭内独自乘凉。这座凉亭建于水上。此时正值盛夏,荷叶繁盛,青翠欲滴,似翡翠盘托起盛开的妃色荷花。时有黑白相间的水鸟轻盈掠过水面,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水面波光粼粼,荡漾着如火的夕阳的倒影。赵政没有穿黑色朝服,穿了件雪白便装,黑发长长垂下,任由微风扬起青丝。

最近的事情真是一件接一件。先是荆轲想要行刺被斩作肉泥,丽姬殉情自杀;又是天明被人救走,不知所踪;再是卫庄死而复生在徽城出现。乱七八糟的事情串在一起弄得赵政头昏脑胀。

“陛下。李斯李大人求见。”

“准。”

李斯先是行礼,而后告诉赵政,卫庄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

“你做事,寡人一向放心。”

 

盖聂平日对天明管束不多,除了不许天明在包子铺里捣乱以外对天明可谓是相当宽容。不练功时,天明就喜欢跑出去玩耍。后院的竹林直通一座小山,他没事时就跑到山上去玩,天黑前才回屋。因此,人们也很少知道包子铺老板还带着一个小男孩,均以为他是单身一人。

卫庄来的这日天明又跑去玩了。回来时身上全是脏泥,衣服还被山上的树枝刮破几个大口子。他在山中看到一只野鸡,本想要抓来烤了吃。无奈身手不够敏捷,没有抓到不说还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他害怕盖聂生气,在街上走了几个来回不敢回家。盖聂虽然好脾气,平常对他很是慈爱,但是生气起来天明觉得自己的腿肚子吓得都要抽筋,尽管盖聂没有揍过他,但是他很害怕生气的盖聂。这时已经是落日西沉时分,街上的小贩都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去。玲珑倚在店门口,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满心希望可以再看到那位白发男子,结果却注意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已经在她家门口绕了十个来回了。

“小弟弟。”玲珑招招手,叫住小孩。

天明看到有个漂亮的姐姐在唤他,疑惑地在原地站定,并不到玲珑的跟前去。

玲珑见这孩子有些戒备,无奈的一笑,走到天明的身边,拉起他满是污泥的小手,轻柔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走来走去的,不赶快回家去?”见天明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玲珑立马心领神会,把他领到屋里清洗脸蛋和双手,又拿出针线来帮天明简单地缝补了下弄破的衣物。

“这是谁家的孩子?”刘宁进门,看到屋里背对他站着一个小男孩,女儿玲珑正帮他整理外衣。

听到问话,玲珑和天明均回头向刘宁看去。

看到天明的长相,刘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情。嘴唇颤抖了半天,哑着嗓子问道,“我看这孩子瞅着面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

玲珑见自己的父亲神情奇怪,心生疑窦,轻轻推了一把天明,道“你快回家去吧。看你的父母担心。”

天明道了谢,从善如流地绕过刘老板,往门外跑去。

刘老板抬腿也要跟上去,却被玲珑挽住了胳膊。

“爹,那孩子怎么了?你看到他之后表情就很奇怪。”

刘宁一把甩开玲珑的手,匆匆留下一句,“回来再跟你解释!”,便紧紧跟在天明的后面。

天明跑得极快,在人群中左窜右窜。刘宁一边追踪,一边隐蔽自己。不一会儿,他就亲眼看到天明跑进了包子铺。

刘宁躲在墙角内,喘匀了气后,才装作气定神闲的样子从中出来。

“聂老板。聂老板。”刘宁敲着窗棂叫道。平常刘宁就是这个时辰过来,因此盖聂早已做好备下只等刘宁过来取。听到刘宁的叫声,盖聂忙从屋里出来。卫庄闲着无聊,也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刘宁见到卫庄,先是一愣,而后视线不敢再多做停留,眼睛直直盯着木窗上的花纹,不知在想些什么。

盖聂利落地把包子从蒸笼内取出,随手递给卫庄一个。卫庄不接,却被盖聂强行塞进手里,顿时有些气恼地低声叫了一句师哥。声音不大,却被刘宁一字不落地收入耳内。

“好了,刘老板。”盖聂把包子递给刘宁。刘宁接过,付了帐,然后客客气气地与盖聂闲话几句,末了还感慨一句明日怕是会下雨。说罢,他抱着包子,用以往的速度慢慢走着,等走出盖聂的视线范围后,刘宁才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他低头看着怀内用荷叶包好的包子,内心抑制不住的喜悦,仿佛抱了满怀的金银珠宝。

“真是稀奇。”盖聂看着刘宁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后,扭头对卫庄说道,“平日总是撮合我和他女儿,今天竟一句话不说了。”

 

 @风扶荷 催更

玩这个游戏也一段时间了。好不容易让女主和庄花刷了这么多好感度(对,四个人里最喜欢他了)。要不是因为强迫症没和庄花刷满好感度感到不舒服真的想卸载这个游戏。我玩游戏比较佛系,偶尔有时间上来集集衣服,和叶英刷刷好感度,没氪一毛钱。
蛋酥!为什么过关的时候过场动画不能跳过不能快进啊!我玩了这么多游戏人家都是能跳过剧情不能跳过也能快进啊!非得逼着我看完唧唧歪歪的剧情(关键剧情也不咋地)。
以及为什么要让女主和辣么多人同时谈恋爱,这个剧情设置就好像是女主刚跟上一个男主产生些好感就和下一个男人拉手手抱抱举高高了!我既没有代入感也没有养女儿的感觉。只想分分钟冲进去给女主一顿社会的毒打(可能从来没玩过这种谈恋爱的游戏不适应吧)。但是真的感觉这个人设我喜欢不起来。而且女主的身材我选的是高挑,和一米八的叶英站一起感觉才到他胸口那里。女主多高?一米四?一米五?总有种爸爸带着女儿出来逛的感觉。以前也没玩过这种换装小游戏,我都不知道做个衣服这么难,要金币竞技币各种币,总是好久做不成一件(这倒无所谓了反正我佛系)。
待我和叶英刷满好感度就退游。

P.S.我同学很惊讶地和我说,你竟然还会玩这种游戏!